奇石文化

食安的底線不應該是“吃不死人”

文章出處:本站 │ 網站編輯:郭憑慧 │ 發表時間:2017-02-16

      童話里都不敢這么說!日前被媒體爬梳最高檢案情進展公示時偶然發現的“1.7萬罐假奶粉流入市場”案,有了新進展,據國家食藥監總局的通報,上海市公安部門已經對查獲的假冒乳粉進行了產品檢驗,“產品符合國家標準,不存在安全風險”。

     上海“假奶粉”被發現,是個偶然,說的不僅是案件破獲的契機基于“報案查獲”,而非日常的嚴苛質量巡查。更要命的“偶然”是在案件破獲近半年、相關涉案嫌疑人已經被批準逮捕了,公眾才在偶然的媒體爬梳邊角料信息中獲知這一重大安全事件。

      同樣的公共境遇,在山東疫苗案上如出一轍,人們對于事關公眾安全的重大案件,在案發后長時間處于信息被遮蔽狀態,無從預警,無所提防,更無法知曉涉案物品的確切流向。盡管如事發(不是最開始的案件被破獲,而是案件被公眾知曉)后有關部門所言,未被冷鏈運輸的疫苗,并不會要人命;被假冒的名牌奶粉據說也“符合國家標準,并無安全風險”。姑且把這樣事情敗露后的“安全包票”視為真,在從案發后到為公眾所知的很長一段時間里,被蒙在鼓里的消費者(尤其是孩子),事實上處于一種潛在的風險之中,只能慶幸或者禱告事后的安全,將產品質量交托給造假者和違規者。這不該是公共服務和治理的正常邏輯,更何況,事后第一時間對涉案產品的質量擔保,尚不知是否僅是基于社會穩定的需要。

        第一時間案發,公眾不知情,政府權責部門也沒有想到第一時間周知于眾。拖延到信息被偶然泄露,權責部門的聯動,所做出的也是(起碼客觀上)有助于讓大家“情緒穩定”的結論,而不是告知更有助于公眾自我保護、有助于全社會一道查刪的核心信息,比如問題疫苗的批號,比如問題奶粉的品牌批次,比如問題產品的確切流向。即便是事涉公共安危的重大案件,已經被延遲發布半年之久,包括批次、品牌和流向的問題,也并未在第二落點優先披露,案發半年尚無法獲知關鍵信息,是不是意味著,現在才表態徹查問題奶粉流向的舉動,徒具符號意義?

      問題疫苗預防不了病,但也不會死人,問題奶粉更夸張,不僅符合國家標準,而且無安全風險,只剩下“可以放心食用”的溫馨提示了。中國人的生存底線被拉到如此低的地步,卑劣的公共體驗之下,是無法尋求法律救濟的公共權利和國民處境。事到如今不得不說,官民對于“風險”的定義和判斷出現了巨大分歧,或者起碼有互斥的兩個“風險”的定義和評估。于政府部門而言,更大的“風險”來自基于社會穩定和把控的判斷,一樁公共事件是否存在風險,首要考慮的所謂社會治理,公眾作為被治理的對象,其生存標準被拉低到“只要不死人就是沒事”的地步。而對公眾而言,風險則是切實的生存狀態,食品安全、子女健康、空氣質量,這些最基本的生存要素,因為有公共治理的官民分歧,使得信息遮蔽成為常態,也使得人們只能將安全訴諸禱告,或者對因信息缺乏而產生各種所謂“謠言”的恐慌式傳播。

       假奶粉動輒上萬罐流入市場,案發近半年公眾才偶然獲知,即便如此也無法第一時間知道被假冒奶粉的牌子,以及流向哪里。過去十年的社會進展,剛有了問責和道歉的雛形,而今卻隨著更大的安全危機的來臨,退回到公權部門“集體防御”的程度——食藥監局拿著公安機關做的檢測結果告訴大家“無安全風險”,擔負社會管理職責的多個部門,聯手拖延公共安全事件的披露進度,一拖就是半年。越來越多“吃不死人”的官方結論被堂而皇之拿出來穩定人心,公眾是應該感謝造假者的職業良心,還是焦慮于公權部門與民眾安危的離心離德?

       一個滿足于“吃不死人”的社會,絕不是個好社會??客涎有畔l布和慣性維穩來讓受害者“情緒穩定”的當下,則真的到了“趕快收拾人心”的時候。

欧美A级毛片视频_激情小说图片区_三级片黄色片免费_欧洲女人性开放视频一级_亚洲精品国产三级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