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卉文化

河南上訪農婦“被精神病” 曾被頭插鋼針通電

文章出處:京華時報 │ 網站編輯:郭憑慧 │ 發表時間:2017-02-16

    曾因上訪“被精神病”132天的河南農婦吳春霞,狀告周口市公安局行政違法。昨天,河南省高院對此案做出終審判決,認定公安機關將吳春霞送往河南省精神病院,沒有相應的精神病司法醫學鑒定,屬違法。

  農婦被精神病132天

  吳春霞因為家事和村務糾紛上訪,被當地視為維穩對象。2008年7月16日,吳春霞在河南省周口市川匯區法院沙北法庭參加與前夫的離婚案審理,開庭過程中,周口市公安局第六分局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和手續的情況下,直接沖進法庭將吳春霞帶走并拘留10日,隨后將其送入河南省精神病院,住院長達132天。

  出院后,吳春霞決心為“被精神病”討個說法。2009年,吳春霞將河南省精神病院和參與送治的周口市川匯區小橋辦事處告上法庭。

  醫院警方被判違法

  2012年6月,河南省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認為醫院負有審查送治人監護人資格的責任,未盡審慎審查義務,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最終判決小橋辦事處及河南省精神病醫院侵犯吳春霞人格權和身體健康權,賠償近15萬元。

民事案件獲得勝訴之后,吳春霞沒有停下維權的腳步。2012年10月9日,吳春霞將主要送治人周口市公安局第六分局告上法庭,請求法院確認公安局將她送河南省精神病院的行為違法。一審法院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2013年5月6日做出一審判決,支持了吳春霞的訴訟請求,判決認為公安局參與將吳春霞送往精神病院的行為存在過錯。

  公安局不服上訴至河南省高院,稱沒有證據證明公安局實施了送醫行為,并且吳春霞的起訴已經超過了訴訟時效。

  此案于2013年7月18日二審開庭后,吳春霞于昨日獲得二審判決。河南省高院認為,公安機關將吳春霞送往河南省精神病院,沒有相應的精神病司法醫學鑒定,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不充分,依法應當確認違法。

  【吳春霞案歷程】

  2008年7月16日她被周口市沙南公安分局處以拘留10天。7月25日,被周口市政府勞動教養委員會處以勞動教養1年。7月26日,被送入河南省精神病醫院。12月5日,被“治療”132天后獲準出院。

  2009年6月8日吳春霞的勞教處罰撤銷。12月10日,吳春霞告河南省精神病院和參與送治的小橋辦事處侵權。

  2011年3月拘留處罰被撤銷,吳春霞獲國家賠償1423.3元。

  2012年3月8日沈丘縣法院一審判河南省精神病院賠償吳春霞11萬余元。6月15日,周口市中級法院終審判河南省精神病醫院和小橋辦事處“共同賠償”吳春霞14.5336萬元。10月19日,吳春霞起訴周口市公安局沙南分局(后改名第六分局)送治行為違法。

  2013年5月6日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吳春霞訴周口市公安局沙南分局一案勝訴。7月18日,吳春霞訴周口市公安局第六分局二審于河南省高院開庭審理。

2014年5月21日吳春霞訴周口市公安局第六分局行政行為違法,二審維持原判。

  【對話吳春霞】

  誰違法就要追究誰的責任

  京華時報:是因為什么原因被公安帶走的?

  吳春霞:2003年,因為丈夫有外遇起訴到法院要和我離婚,在這期間我的財產被非法處置了,我先后找鄉婦聯、省婦聯都沒有結果,最后2007年我就上北京,找全國婦聯,去國家信訪局。當時我被周口市公安局給我攔訪了,被帶到一個賓館,后來我從賓館逃了出來。

  出來之后,我回到河南,因為和丈夫的離婚官司開庭。當天在法庭上,沖進來幾個人,一個人問“誰是吳春霞?”我應了一聲,就給我帶走了。之后公安審訊我,先拘留了我10天,后來又說我擾亂社會秩序,勞動教養我一年。

  京華時報:既然是勞動教養,你又怎么到了精神病院?

  吳春霞:我也不清楚,我沒有進勞教所,直接被送到了河南省精神病醫院。其實我剛到的時候,根本不知道那里是精神病院,第二天看見醫生才知道。他們說我有病,偏執型精神病,必須得給我治療。

  京華時報:那你到底有沒有偏執型精神???

吳春霞:公安機關和醫院都沒有給我做過鑒定,就說我是精神病,當時給我記錄的癥狀是“亂跑,告狀3年”。而且,當時醫院在治療了100多天之后在病歷中記載,“建議進行司法鑒定”,這就說明醫院根本不確定我到底有沒有病,就給我治療?,F在我的官司勝訴了,他們認定我有病是違法的。

  京華時報:你在精神病院待了132天,經歷是怎么樣的?

  吳春霞:他們讓我吃各種藥,把我雙眼蒙上,從我頭頂直接刺入鋼針,還要通電,每周三次,我越喊越證明我有精神病。我跟他們說我沒有精神病,求他們放我回家,但是沒有用。后來我就好幾次自殺,他們終于叫家人接我回家。

  京華時報:從精神病院出來后,如何走上維權之路?

  吳春霞:出院后,我體重長了20 多斤,還得了高血壓和高血脂,可能還喪失了生育能力。我覺得他們太欺負人了,這個事情讓我無法忘記,決定一定要為自己討個說法。我就先后到紀委、到法院。最開始,我到川匯區法院起訴精神病醫院、街道辦事處、公安局都不給我立案。后來我又上周口市中院,中院指定沈丘縣法院審理??傊l違法我就要追究誰的責任,最

  后,我得到了應有的公正。

  京華時報:現在的生活如何?

  吳春霞:我沒有了家庭,孩子也判給了丈夫,民事賠償得到了10 多萬,勉強還能維持生活。

  京華時報:對未來有什么打算?

    吳春霞:下一步怎么走還沒有想好,總之我想要重新走進生活,找個工作,個人的事情也要考慮一下。
  

欧美A级毛片视频_激情小说图片区_三级片黄色片免费_欧洲女人性开放视频一级_亚洲精品国产三级在线